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碾压而过

不说,做吧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狼目  

2010-03-28 03:16:39|  分类: 网配杂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身在其中这么久,真的觉得YS这个论坛,是个很恐怖的地方。

在这个地方里,不需要讲什么理由,一个人可以莫名其妙地对着另一个人生出恨意,并且是“恨之入骨”的程度:只要对方出现在视线范围内,就会不爽,就会忍不住用各种马甲去掐;只要对方被夸了,心里就会不舒服,就会发表各种高调言论去攻击很贬低对方;只要对方露出一点看似是所谓的“把柄”,就会迫不及待地蹦到主页上发帖“爆料”,企图发起掐架破坏对方名声……

这里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染缸,进去的人,都会被染成同一种颜色。就算不彻底,也会沾染上一些。

在这个地方里,讲求所谓的“气场”,一切与大家不同的“外来生物”,就用伤害的语言作为武器,对他进行近乎于暴力程度的精神攻击;这个地方,每个人一开始都是一颗有棱有角的心,要么正义,爱打抱不平(被冷笑称之上帝观点),要么性格鲜明,爱表现自己(称之蹦跶);要么善良,为人着想(称之圣母)……然而一段时间后,学会了所谓的“低调”,学会了所谓的“气场”,站在了同一阵线里,当有新鲜的有棱角的心进入这里,就会将自己曾经受过的苦头也让对方吃一遍,然后把那颗心磨平,如果遭遇反抗,就施加更为强势的行为,并且展开“追杀”——只要这个人敢正装示人,就掐;只要这个人还敢继续追逐当日的理想,就掐;只要这个人还敢坚强,就掐——这个时候,就算对方中途驯服了,也绝不放过,这意味着旧人胜了新人,新人成了旧人。旧人赢了,变本加厉,旧人的价值观一遍一遍地被巩固,被加深,共同缔造了这个王国的根基。

这是我身在其中快两年了,从新人一路被教训成旧人,完全失去了当初的锐气,也快忘了当初踏入这里的初衷时,终于总结出来的规律。

昨天,今晚,两个前辈都宣布即将退圈,我的心也随之四分五裂。而昨天之前,我,我的好朋友,我的朋友们……一直都在承受着各种各样莫须有的责难和精神攻击。人以群分,碰巧我认识的,都是“旧人”中的兔子(也包括我自己)。是的,我们已经不复初入圈的锐气了,我们成了旧人,低调地,卑微地游荡在这里,看见身边的朋友被欺负,被教训,也不敢挺身而出,不敢据理力争,哪怕理直气壮。道理,在这里行不通,一切的狡辩都没有公正去裁决,到最后只会身心俱疲,我们这群旧人中的“兔子”深谙此理。

我想,我还是做不到在这个地方回复往日的自己。自从那一次我低头我认错,我在这个地方就再也直不起腰了。令我丢掉尊严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,而尊严最可怖的死法,就是明明觉得自己是对的,却仍然在认错。为了减轻自己的疼痛——其实跟被屈打成招没什么分别,只不过,一个是受不住肉体上的施虐,而另一个是受不住精神上的施虐而已。

既然做不回自己,也没有能力保护到重要的人,也不耻用那种对别人进行精神攻击的手法来报复,那我只好不看,不听,不闻不问。只能这样了。

退圈,对我来说这两个字代表不了什么,也许对世界非常狭小的我来说,退圈只是意味着远离YS论坛,但对那两位前辈来说,也许是再也不做,不碰这些事了。今晚心情很沉重,也许是因为两位前辈的决定,也许是因为最亲爱的圈中朋友又被莫名其妙掐了,也许是为了一直以来自己都被某些人用马甲盯着追着针对的疲劳。但我只是,任凭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,到底人与人之间的仇恨,怎么到了这片粉红之地后,就会诞生得如此突然,并且如此激烈。我甚至能想象,这些人,在网上畅快淋漓张牙舞爪之后下线,却是满脸笑容,温柔乖巧地活着。

是因为面具吗?原来如此。只要犯罪绝对不会被发现和受罚,人人都会选择去犯罪的。人性本恶,YS论坛这个粉红之地,也包括一些其他论坛(天涯?),甚至可以说,网络,是让人露出本性,脱下面具的最佳场所。

而我身在其中,就连做梦,都能感受四周一片漆黑,无数双狼一样眼眸闪着血色光芒,在一定距离之外虎视眈眈。它们说:你最好乖乖的,你只要走出一步,我们就吃了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